风水是华夏文明对人类宜居环境评价与规划思想的独特贡献,是古老东方智慧在处理关于天、地、人、环境之间关系的结晶。但是,风水所秉承的为美好生活寻求吉地,获得天、地、人三者的和谐平衡的思想,却有着普世的价值。

  风水最初起源于原始初民在择居时的实用方术。对方位、水质、土质、植被等地理空间环境的选择,以及出于对安全性、防御性的考虑,加上古代宗教、哲学、种族繁衍等因素的综合考量,构成了风水思想及其现实操作的基本规范。有趣的是,不仅中国先民有为安居而卜地的传统,在古罗马也有类似的观念与行为。这可以从现存最古老的西方建筑学专著《建筑十书》(维特鲁威著,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年版)中得到验证。

  《建筑十书》由古罗马建筑师和工程师维特鲁威撰于公元前32年至公元前22年间,是西方现存最早且最有影响的建筑典籍,书中所分十章,涉及建筑学、建筑师培养、机械制造等的基本体系和设计规划思想,提出了建筑应实用、坚固、美观的观念。令我备感惊奇的是,书中提到的一些思想,竟与中国古老的营建规划思想——风水中的基本精神如此合拍。可见,风水起源的人居环境抉择问题,是古代中外各民族所共同面临的。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传统风水的内涵是什么,以便与古罗马的《建筑十书》中的思想相对照。

  何谓风水?经典的表述引用自晋代郭璞传之古本《葬经》。该书阐述道:“夫阴阳之气噫为风,升为云,斗为雷,降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五气(即五行之气)——专著《建筑十书》(维特鲁威著,知识产权出版社,2001年版)中得到验证。

  《建筑十书》由古罗马建筑师和工程师维特鲁威撰于公元前32年至公元前22年间,是西方现存最早且最有影响的建筑典籍,书中所分十章,涉及建筑学、建筑师培养、机械制造等的基本体系和设计规划思想,提出了建筑应实用、坚固、美观的观念。令我备感惊奇的是,书中提到的一些思想,竟与中国古老的营建规划思想——风水中的基本精神如此合拍。可见,风水起源的人居环境抉择问题,是古代中外各民族所共同面临的。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传统风水的内涵是什么,以便与古罗马的《建筑十书》中的思想相对照。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何谓风水?经典的表述引用自晋代郭璞传之古本《葬经》。该书阐述道:“夫阴阳之气噫为风,升为云,斗为雷,降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五气(即五行之气——注)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该书还就此提出了风水选择的标准:“来积止聚,冲阳和阴,土厚水深,郁草茂林。”

  《释名》云:“宅,择也,言择吉处而营之也。”

  《墨子•辞过》说:“古之民未知为宮室时,就陵阜而居,穴而处,下润湿伤民,故圣王作为宮室。为宮室之法曰:室高足以御辞润湿,边足以风寒,上足以待霜雪雨露。”

  《后汉书•仲长统传》记载了仲长统的择宅观点:“使居有良田广宅,背山临流,沟池环蔽,竹木周布,场囿筑前,果园树后。”

  可见,风水中的基本元概念涉及气(生气)、风、水、土、向、穴等,而风水吉凶判断的基本标准有:负阴抱阳、山环水抱(乃有气),朝案相揖、屈曲有情等,具体堪舆过程则体现在觅龙、察砂、相土、尝水等一系列复杂的过程和阴阳五行与八卦方位结合的辩证考量之中。理气派更把方位艺术与山水、高下、形局融入了复杂而玄秘的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体系中。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由于中国属大陆性季风气候,北风和西北风在冬天刚烈,故而在风水上,一般强调房屋坐北向南,西要有山,以遮蔽西面来的“刚风”;西北要有山,以阻挡西北方而来的“折风”;北要有山,以屏蔽北面而来的“大刚风”;东北面也要有山,以遮挡东北方来的“凶风”。这样的要求,自然形成了四面环山的格局。风水中的“藏风聚气”,实与这些地理环境要求密切相关。至于因聚气而“聚财”等,实际是被附加了人文意蕴的结果。营建以载道,与中国历代追求的“文以载道”思想是相通的。

  现在我们来看看《建筑十书》中关于建筑与方位选择,与土质、水质等卫生、健康环境关系的论述。这些论述,与我国古代先民“观其流泉”、“度其夕阳”、“既景乃冈,相其阴阳”(《诗经•公刘》,后世人称风水师为阴阳先生典出于此。)以及相宅(《尚书•召诰》云:“成王在丰,欲宅洛邑,使召公先相宅”,“召公既相宅,周公往营。”)、卜宅、堪舆等意识和行为,如出一辙。

  如,《建筑十书》第一书专论有“动物的身体和土地的健康性”、“城内建筑的划分和避免有害气流的布置方法”;第六书专论有“气候”、“各房间的朝向”、“田园住宅的建造方法”等;第八书专论有“水脉探查法”、“各种水的性质”等;第九书,专论了“天空和行星”、“月”、“黄道十二星座”等天文知识对建筑的影响。

  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在第一书第一节“建筑师的培养”中,开宗明义地提出‘‘实际上在一切事物中特别是在建筑学中,也存在着以下两种事物,即被赋予意义的事物和赋予意义的事物。”“建筑师应当擅长文笔,熟悉制图,精通几何学,深悉各种历史,勤听哲学,理解音乐,对于医学并非茫然无知,通晓法律学家的论述,具有天文学或天体理论的知识。”“哲学可使建筑师气宇宏阔,即使其成为不骄不傲且颇温文有礼,昭有信用,淡泊无欲的人。这才是无与伦比的啊!因为没有信用和廉洁确实不可能做出任何作品来的。”这一段论述,与中国传统的修身之道,天纵圣哲,上应天星,法天象地,人与天地。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合德,上以仰观天文、下以俯察地理,远取诸物、近取诸身等思想何其相近!

  一、关于方位与建筑选址关系

  由于地中海海风从南面吹来,南方阳光酷热暴晒等因素,与中国崇尚坐北朝南的标准立向相反,古罗马建筑方位选择以坐南向北为“吉”——对于城市本身,“首先是选择最有益于健康的土地”,“如果城市临海,朝向西方或南方,那就是不卫生的。因为通过夏季,南方的天空在日出时就热,正午时灼晒。而朝向西方的天空在日出时温暖,正午时炎热,日暮时灼晒。”因此,“在建设城市之际,必须寻求卫生时,没有比精心研究选择最适当的天空方向更为必要的了。”

  二、关于身体诸元素及其构成

  与中国古代五行理论认为金、木、水、火、土是组成万物的基本元素相似,该书提出“当设置城市时,我认为必须注意从暑地吹来的风能够扩散到人体上的方向。和一切物体一样,人体乃由希腊人称做斯托厄刻亚的要素所构成。要素则由热、湿、地、气所构成,由于自然(把它们)按正确的分量混合,世界上一切动物的性质就形成各种各样了。”

  “因此,在这样的身体里诸种要素中的,热占优势时,这个热要素就以炽热而破坏并熔融其他要素……如果湿气占据身体的血管,招致诸种要素的平衡,那么其他要素就像受水分损蚀一样会被冲淡,而且它们的结合力会被削弱。身体上的这种缺陷来自风和微风的湿气的冷却性。同样,气和地在身体中过多或过少地进行自然结合,也要削弱其他要素。地要素依靠食物的充实,气则依靠重力下降。”在第二书中之“万物的要素”一节中叙述道:

  “最初,台利斯认为水是万物的要素。”“厄弗索斯的赫剌克里托斯认为火是要素”。“毕达哥拉斯的门徒实际上把气和地加到水和火上了。”“万物似乎就是由这些要素结合生成的,而且万物由自然造成无数的种类,所以我想应当说明它们的用途的种类和差别以及在建筑物中所具有的性质。这样,凡是想要进行建筑的人们只要加以注意就不会犯错误,可以在建造时制备材料,适当使用。”

  “气”在中国古代风水思想中具有绝对核心的地位,是风水的真精神。中国风水所强调的气,既有物质的一面,如指气流(口)、风,生气、浊气,吉气、煞气;更指精神的一面,是道、理、“天地之始”、“万物之母”。单就对气的重视而言,古代中国与古罗马先哲思想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三、关于气的物质对象和情态

  气在中国风水思想中是关键问题——即所谓追求“藏风聚气”。气与风有直接关系,气的其中一种形态是风。当然,中国风水思想中“气”的所指,并非是简单的风,而是生气、气场,气运(韵)之气、天地之气等等。《建筑十书》没有像中国古代儒、道的哲学传统那样将气上升到混元天成的高度,而是在风的层面加以直白的描述:“风就是不停地流动的气流波。”并明确指出:“在周围筑起城墙,接着便在城里划分建筑用地,按照天空的各个方向定出大街小巷。如果审慎地由小巷挡风,那就会是正确的设计。风如果冷便有害,热会使人感到懒惰,含有湿气则要致伤。”这种观念,与中国古代的建筑范式的考虑是一致的。与中国古代按八卦方位将风分为八面来风一样,维特鲁威也将风分为八种,即东风、南风、西风、北风、东南风、西南风、东北风、西北风,根据类似日晷测影的办法用圆规在圆周上画出八种风的方位。“全圆周上的其余部分和以上相等在左右分为三个部分,这样就在图上画出等分的八种风的位置。我认为这时两种风之间的角度可以指向大街小巷的线。”维特鲁威进一步论述说,“实际上,按照这种理论和这样布置就会由许多住宅和街道挡住了令人烦恼的风力。迎着风的方向布置大街时,风不时从天际的空敞之处猛吹而来,闭塞到小巷口里,会以更加强劲的力量狂暴地旋流。由于这样的事实,街道的方向便要避开风的方位。这样,当风刮到街区角落时,就会受到挫折,被挡回来,消散而去。”这种处置办法,与中国古代讲究避开西风刚风、北风大刚风、东北风凶风和西北风折风是殊途同归的。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四、关于人体构造的应用与大地有机整体观

  中国古代风水思想中,有着鲜明的大地有机活体观的认知,常常把人体的经络、穴位、血脉及躯干比例等与住宅营造相比对。典型的如将四合院与人体四肢躯干相对应。四合院即形如一个人体宇宙,正房如头部,耳房延伸出去如两肩,而厢房恰似人的两只手臂。在《建筑十书》中,也有类似的思想。如关于“神庙的均衡”一节说到:“比例是在一切建筑中细部和整体服从一定的模量从而产生均衡的方法。实际上,没有均衡的比例,就不可能有任何神庙的布置。即与漂亮的人体相似,要有正确分配的肢体。”“因此,如果自然构成人体,使肢体按照比例与其他综合的全部外形相对应,那么古人们似乎就有根据来规定:在完成建筑时各个细部对于全部外貌应当在计量方面保持正确。因此,在一切建筑中都传留下来这种法式,特别在神庙中其褒贬常常要持久下去。”又说,“因此,如果同意数目是由人体的关节发现的,而各个肢体的一定部分对于身体的全貌做出计量上的

  配称,那么所余下的就是支持这些人们了:他们在建造永生的诸神祗的庙宇时,对于建筑细部规定出按照比例和均衡,使这些部分的和整体的布置变为和谐一致。”当然,中国人强调与人体的对应,本质上更强调的是建筑要有如人一般有建筑的大脑和灵魂。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五、关于神庙的朝向问题

  《建筑十书》提出的要求,与中国庙宇的通常规制是一样的。它提出:“永生的诸神祗的神庙应当朝着哪一方向呢?它应当按照以下所述来确定。即如没有妨碍它的任何理由,不管成为怎样的都行,那么神庙和安坐在正殿里的神像就都要朝着西天的方向。这样,可使接近祭坛献纳供物进上牺牲的人们向着东方天空方向参拜庙里的神像。这样做后,诚心许愿的人们便可以参拜神像和东方天空,而且神像本身也从东方显像,注视着捧手祈祷和进献牺牲的人群。”同时,又指出,“但是地势如不许可它那样,这时就必须变更这种方向的规定,以便能够由神座上尽量多地看到城市中的各个部分。同样,在河畔建造神庙,如在埃及尼罗河附近,这时就应当朝向河岸了。又如围绕着大路有诸神祗的庙宇,便要布置得使过路人群能够注目,当面礼拜。”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六、关于数目的用法

  做建筑,规制很重要。在中国,有九五之尊的说法,多用阳数。比如在建造塔、台阶、房间数、鼎、斗拱等的时候,帝王之家,均要用九,而一般王公大臣,是不能超越其规制的。《建筑十书》中也提出了用五、七等的原则。如罗马剧场中演出台的高度,“要做成不高于五尺,以使在演奏席上有席位的人们可以看见演员们的全身姿势。”而在剧场观众席下面“成为梯级通道的起步处的数目有七个,其余五个指示出舞台的构图。即面对中央的一处应当作为国君的出入口,在其左右处要指示出客用(出入口)的位置,端部的两处则要朝向翼部(的出入口)的通道。”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七、关于朝向

  在古代中国,阳宅风水在营建中首当其冲关注的第一要务就是确立一个住宅的朝向,并且关注东、南、西、北不同地域的房屋营建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同样地,古罗马的《建筑十书》也有极为一致的思想,如,“在北方,我想房屋应当用屋顶覆盖,特别是造成封闭式的而非开敞式的,并且朝向温暖的方位;与此相反,在南方处于强烈的太阳之下,因受暑热的重压,应当尽量造成开敞式的,而朝向北方和东北方。如果在一个方位有自然致害之处,就要依靠技术来补救。在其他方位也要同样地加以调整,以适应天空对于宇宙的倾斜所配置的状态。”这种调整的思路,与中国风水中强调北高、西高,如在房屋西边建较为高大的风水楼等,出发点有相通之处。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八、关于住宅与健康的关系

  由于不同地域造成不同人种体质、气质等的不同,住宅营建上也就要考虑此中差别。

  “如果各个地区都由于天空的倾斜度而形成不同的种类,其结果是种族的性质无论在精神上、肉体上,或在其资质上都应当各不相同,那么也就不要犹豫去安排住宅的建造方法,以适合种族部落的特性,因为自然本身早已把它们巧妙地指引给我们了。”作者由此特别强调,“住宅在质量上应当规定适合种族的身体容貌,如同适应于太阳的运行和天空的倾度一样。”

古罗马也讲“风水”之道-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九、关于宅内物事空间构成

  在中国风水阳宅理论中,阳宅三要首先讲究的是如何处置大门、灶和主卧的空间关系,使其起到纳福助生(健康)的作用。至于阳宅的“内六事”则更进一步考虑宅院内如何安排厕、畜、仓、碾等。在《建筑十书》中,我们发现了与中国风水思想非常接近的观念和布建规则。如中国风水将大门正对灶,厕所正对卧房等情况视为风水大忌,在古罗马,道理有如同出一辙,只不过由于气候和文化不同,处置的规则有所不同。如“厩舍要布置在住宅中最热的地方,但要排除朝向炉火的情况。因为如果靠近火布置厩舍,驾车用  的马牛就会不驯服了。”“又,离开厨房在周围宽阔的地方东向建造畜栏,不是没有优点的。因为在冬季晴天的早晨把牛牵到它的里面,接受阳光,咀嚼饲料,就会更加显得壮健。仓库、干草舍、谷仓和烤面包室似乎都应当建造在住宅的外面,因为这样,便会免除火灾的危险,比较安全。”

  对于卧室等朝向,维特鲁威提出,“卧室和图书室应当朝向东方。因为早晨使用要求光线,又在图书室中书籍不会腐蚀。”这种实用主义观点,其实与中国风水主张卧房、书房一般朝向东、东南方(是生气之方、万物初生充满朝气之方,是属木之方)完全一致。只不过文化语境不同而有所差别。如中国风水说因水、火相克,故主张厨房与水房(厕所、淋浴间)不能在一起,而古罗马却只是从实用角度,认为“浴池也要与厨房相连。这样,服务人员对于乡村的入浴照管时就不会过远。”这种安排自然有其道理。因为,在古希腊和罗马,受地中海的影响,南方比较炎热干燥,所以浴池是常备的设施,与厨房建在

  一起,功能上能相互照应,同时,因为气候燥热,所以不至于使厨房潮湿。但在中国大陆性气候看,特别是北方冬天寒冷而南方终年潮湿,所以自古以来中国人对浴室的设置并没有放到非常重要的地位考虑,倒是将厕所作为移气所出方,要压凶方,不宜厨、厕相置一处给予了特别提示。

  总之,风水之说,本源于中国先贤关于宜居与安全、健康,与环境和谐的文化加方技的集大成,实用、合理、聚气(生气)、伦理、和合等指标是其基本的考量。而从古罗马《建筑十书》中的精彩论断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宜居与环境关系对全人类同样是重要的。这是全人类共同的物质与精神遗产。一味拒斥者,实际上既不懂、不理解东方文化,也不懂、不理解西方文明的起源;不明白历史演进其实都脱不了社会需求这一万古不变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