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字翔宇,曾用名伍豪等,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江苏淮安。浙江省绍兴市劳动路,有一座气势恢弘、古色古香的房子,坐子向午,名叫锡养堂,又称“百岁堂”,这便是周恩来的祖居;江苏省淮安市驸马巷,周恩来出生在那里,那里有周恩来的故居,坐辛兼酉。这两处阳宅,显然都不是护佑周恩来的主要风水。周恩来的祖坟风水,另有吉地。周恩来出生在淮安,但风水却根植绍兴。绍兴市东南一个小村庄的后山上,掩埋着与周恩来联系紧密的多位祖先。

周恩来热爱自己的故乡,感念先人。1939年3月,周恩来曾回绍兴,在亲友陪同下乘船到鸭嘴桥、狮子山等地祭奠绍兴后马周茂之后14世周孟班、15世周孔锡、16世周景商、17世周笑岩和18世周樵水等祖先。

周樵水(1819—1851)与夫人樊氏(1818—1860),是周恩来的曾祖父、曾祖母,合葬于浙江省绍兴县平水镇四丰村小四丰,地名外凰狮子山,子山午向,兼壬丙。正是这座墓穴,奠定了日后周氏显贵的风水基础。

周恩来祖坟风水解析-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周恩来祖坟风水解析-火云堂玄学研究会|风水|符箓|奇门|历史|民族

周恩来祖坟风水图

寻龙:会稽东望,亭台玉阁

周氏祖坟的太祖山来自于仙霞岭山脉。仙霞岭山脉,为巍峨绵亘的武夷山脉在浙江境内的东北延伸,地势南高北低。其支脉四出,蜿蜒展布达100多公里。山脉高峻,中山广布,层峦叠嶂,平均海拔约1000米。北行至金华市南部后,山脉跌断重起,走势相对缓和,但方向不改,往东北绵延为会稽山。

绍兴南部以山地为主,北部多江河湖泊,境内山脉全属会稽山。会稽山北行,至绍兴市稽东镇出现两个分支,均跌断后重起,一支往东北远去,一支沿西北而上。两支山脉左右包抄的目标,是绍兴北部宽达数百平方公里的杭州湾。周氏祖坟的龙脉,就藏身于西北支的山脉之中。

与山脉粗雄磅礴的走势相比,龙脉行度再一次显现出婉约灵秀的特殊个性。先随山脉大势径往西北,再突然曲转东北,跌宕起伏,极尽结作之巧妙,与连贯而不间断的主流山脉如钳状环展于绍兴城区南部和西南部。

西北支山脉过峡后,起而为绵亘10多公里的秦望山脉。海拔 543.6米的秦望山,因秦始皇登临望海而得名。

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上古治水英雄大禹,一生行迹中的四件大事:封禅、娶亲、计功、归葬都发生在会稽山。春秋战国时期,会稽山一直是越国军事上的腹地堡垒。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不久就不远千里,上会稽,祭大禹,对这座出一帝一霸从而兼有“天子之气”和“上霸之气”的会稽山表示敬意。云蒸霞蔚,气吞碧湖,势入东溟的秦望,作为越地的标志,一定意义上就是会稽山的代表和特谓。这座越中名山,便是周氏祖坟的少祖山。

秦望山脉,由西南向东北,有主要山冈14座、岭1座,连绵开帐,蜿蜒而上。其中起伏顿挫,一起一落,但并未跌断,约7公里,特起香炉峰,又为周氏祖坟的少祖山。海拔354米的香炉峰,峰顶为岩石,状如香炉,常云雾缭绕,如香炉的青烟,因此得名。风水上,这是一座极具气势的贵人峰,披彩戴甲,据台拥殿。

王气钟毓的秦望山、香炉峰,至此似尽结无去,脉尽于斯。但其实并未融结,别有玄机。

香炉峰北面,一脉透出后,再起一峰,折东北而去,目标为不远处的绍兴城;香炉峰东西两翼,有长达数里的山脉横贯,西出之脉逐级而下,连开个字,直截了当,面向西部的宽大明堂,似为真龙大结。其实,西、北两支相对高大而明显的山脉,并非结作龙穴的真龙大脉。与西行另寻旁结的支脉不同,奔绍兴城而去的连绵北上之脉,实为真正龙脉的翼侧缠护之山。山脉虚晃数枪后,龙脉向东偏北中透而下,再接连抛浪前出,直达江边,开张展翅,起亭台玉阁,面东鹄立,相机过峡。

过峡:亭台玉阁,拜相之气

与绍兴境内河溪流向完全不同,香炉、宛委水皆北流。会稽山的香炉峰、若耶溪两大景区,是周氏祖坟龙脉的重要关节所在,邻江边特起的亭台玉阁,正是周氏祖坟的父母山。亭台玉阁居水边,如笏如印,端正秀丽,风水上名为台阁贵人。过峡处有台阁贵人,上格龙主拜相宠遇独隆;即使中格龙,亦主尚书侍郎一人兼数职之禄。因此,上格龙出身、颇具王者之气的周氏祖坟,拜相资格确凿无疑。

秦望山脉北上,龙脉的真正目标不是诱人的杭州湾,而是另有所图。会稽山的盛名和秦望山、香炉峰的壮美,并没有引致周氏先祖为其所累,经过深思熟虑,他们转身远离香炉峰十数里处,于偏僻山村隔江寻地,体现了过人的堪舆眼力和善于取舍的真知灼见。

点穴:回龙顾祖,狮子戏球

香炉峰东偏北踊跃而下的龙脉,停靠水边,父母山与坐北朝南的周氏祖坟构成横龙结作形态。亭台玉阁既为龙身所带,又为周氏祖坟的右面应砂,障补一方,其贵尤重。就本身形态而言,周氏祖坟为横龙穴无疑,但结合整个来龙走势宏观分析,则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自浙江衢州南部仙霞岭起,龙脉经200多公里行度,于会稽山重又特起,约70多公里,至香炉峰将结穴处复又跌断,渡水再起,转身90度,面南而结。龙脉蜿蜒行走、曲折回环的形态,为典型的回龙顾祖。会稽山的这条顾祖之龙,正气磅礴。一方面表达出荫护之人对祖宗、主人的无限忠诚;另一方面,顾祖之龙横偏结作,也预示了这条龙脉限于辅弼之臣。

历史上,绍兴是个出师爷的地方。善于辅助他人成功的绍兴人,以甘居配角的特殊才能与杰出贡献赢得世人的赞许,周恩来也不例外。他的一生,甘当绿叶、辅助明主的人生定位从没有动摇过,实际上也没有过丝毫的变化。江浙文化的丰富内涵,师爷家庭的慎思明辨,思之缜密,行之周全的传统,在周恩来身上也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而三个“母亲”对少年周恩来的性格陶冶,更使他逐步培养起令人崇敬的高尚品格。

缺憾:去水兜收亏欠,穴后掘塘开河

平水江泱泱北去,水口关拦一重松弛乏力,有阻挡之形无交锁之实。来水极吉,去水兜收亏欠,是周氏祖坟的一大遗憾。主财丁的水,由于水口的缺陷,成为无法挽回的硬伤。水口东面,祖坟二重白虎砂状如卷带狮尾,虽弯环有情,但折而短缩,曲起突然,犹如遭受重创后欲断还连,亦吉中藏凶,减腾达之力。白虎砂如人之右臂,现实生活中,周恩来右臂在延河边为江青惊马所伤,从此弯曲不直,其状与此神奇巧合。

祖坟北面不远,为疏凿于东汉年间和晋代的鉴湖大江、浙东运河。这两条东西走向、横贯而过的运河,限制了周氏祖坟后方的区间。无独有偶,江苏淮安驸马巷周恩来出生地故居,后方亦有人工开凿的运河。穴后掘塘开河,风水上尤伤人丁。淮安阳宅风水无法挽回的暗伤,加上狮子山先天墓地风水的不良预示,是引致一代名相周恩来人丁不继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