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西永新县,有个叫仰山的地方,是明代著名官吏,文学家刘定之的故乡。这里一直流传着一个县令修路,败坏仰山风水的故事。

 

很久以前进入仰山的道路都是山路,要翻过很多座山才能进入到仰山。一天,永新县的新任县长路过仰山。衙役在轿子前面鸣锣开道,路上的行人回避。

正当此时,刚从京城回家小住的刘定之的夫人,碰巧也在道路上。县令和衙役们并不认识这是刘定之的夫人,衙役便上前要求刘夫人给县令让路:“大胆刁民,见县令大人的官轿到此为何不回避?”刘夫人训斥衙役道:“你是何人?敢叫我让路,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县令感觉这女子颇有来历,便下了轿走到刘夫人面前说:“不知夫人是哪家府上的?”刘夫人道:“我家大伯是丞相,二伯是阁老,丈夫无能也是个天官。”

 

仰山在京为官,身居朝廷高位的官员,只有刘定之一家,县令立即想到这是当朝刘定之的家人,立即向刘夫人道歉。 第二天,县令又亲自登门道歉,但刘夫人还在生气,没有给县令开门。直到刘定之的父亲从外面回来,他见县令在门口站着,马上请县令入府,并训斥了儿媳。

 

县令回到衙门,心中十分尴尬和懊恼,心想,自己大小也是个朝廷派来的县太爷,一方长官今日受此大辱,还有何颜面继续在这当县令,有朝一日一定要让刘家付出代价。于是县令便上表朝廷辞职回乡学习堪舆。

三年以后,县令学完堪舆便回到了仰山,做一个风水师,风水师发现仰山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河流到了仰山都要打三个转才能流出去。上游有大量的木料顺流而下,停留在仰山,仰山的百姓也是靠着这些木料发家致富的。风水师发现了这一点,便想出个主意,在河边修一条路,把河道挖直破坏仰山的风水。

 

风水师便和仰山的人说:“原来的道路在山上。进出多有不便,如果把路修在河边,把河道挖直,就能更好地和外界联系。”

仰山的村民并不知道这个风水师是故意要破坏仰山的风水,就接受了风水师的建议,到了开始凿道路的时候,出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头天凿开的石头,第二天又长回去了,就这样连续凿了好多天都没有一点进展。

 

风水师听了这件事,知道有神灵在保护着仰山的风水,便对村民说:“只要把桐油浇在石头上,用火烧便可。”仰山的百姓照做了,十分有效,过了没多久,道路便修好啦。

 

但是自从新路修好之后,仰山村民生病的人多了,做生意也赔了,通过科举考试走出去的人才也少了,村民们都很不解,于是便去寺庙中询问神灵。

 

晚上神灵托梦给仰山百姓,有人故意要破坏你们仰山的风水,把你们的河道挖直了,要想恢复仰山的风水,必须用原土镇原山。

可是原来的石头早就被河水冲走了,根本没有办法找到原来的石头,从此后仰山便开始衰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