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符咒法與人治病的歷史,最早可追朔到遠古時代。據《黃帝內經·移精變氣論》說:“黃帝問:余聞古之治病,惟其移精變氣,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藥治其內,針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可見,上古治病,主要是用“祝由術”,其次才是針灸藥石。《祝由十三科》記載:“軒轅氏象鳥獸之足印,制為符篆。又聽獸之聲音,造為咒語,專治精神各病。後人廣其義,以梵語化為符篆,神而名之……有不可思議之神效焉。”《軒轅黃帝祝由科十二序》中曰,符籙“以治男女諸疫病,凡醫藥、針灸所不及者,以此佐治,無不投之立效。”而東漢時期的道教創始人張道陵以及後人也擅長此術,常用咒語與符水為百姓治病解厄。雖說用符籙法療疾不能包治百病,但對某些病症確實有效,裡面包含有一定的科學道理。

一、符水中的科學道理

  《道門科略》曰:“太上……授天師正一盟成之道……若疾病之人,不勝湯藥、針灸,惟服符飲水……積疾困病,莫不生全。”《三國志》云:“張魯在漢中行五斗米道,以符水治病,致米一斗,疾苦立愈,奉者甚眾。”《漢天師世家》中載:唐代第11代天師張通元……歲大疫,以標植水中,汲飲者皆愈,乞符水者不遠千里而至。19代天師諱修字德真,性淳樸,躬耕於野,以疾告者,篆木葉治之即愈。南宋時王子魏王鎮守明州時有疾,第33代天師張景淵“符水飲而愈。”那麼用符咒水治病,真的會有那樣神奇的功效嗎?

  我們知道,人體患病的原因很多都是因外界的病毒、病菌侵入人體造成。然而在幾年前,中國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主任李復興則提出一種新的理論,即:人體患病及衰老還與水的污染與退化有關。科學研究發現,水分子是由六角、五角、四角等形態的眾多分子團緊密連在一起構成。但只有六角形的水分子,才是自然界中最清潔、最美麗的原始“生命活水”。六角形的水是由六個水分子組成,其本身結構非常穩定,一般也不會與其它分子粘合,所以它的分子團非常細小、活潑,有很好的溶解力、滲透力、代謝力和擴散力。它能輕易穿透生物體的細胞外膜,將氧氣、養分、礦物質等微量元素帶進細胞。它同時還有易和人體垃圾附著的特性,從而可使生物體內的廢物順利排出體外。而其它形式的水分子因很容易和周圍的物質結合故體積較大,因此不易進入細胞有效發揮其滋養人體的作用。科學研究還證實:水在人體中不僅參與所有營養物質的代謝,而且參與遺傳物質的重組;水不但是物質代謝的媒體,而且還是資訊傳遞的載體。但如果我們體內的垃圾不能及時排除,如果我們體內的細胞得不到充足的養分,那麼就會使人體加速衰老甚至患病。而對一個健康的人體來說,“生命活水”的總量應保持在一半以上,初生嬰兒體內的水幾乎都是美麗的六角形。但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內的“生命活水”也會逐漸減少,這也就是人體為什麼會衰老及患病的一個重要原因。然而在自然界中,由於人為污染及不良資訊的干擾等原因,目前只有在地球的兩極與人煙稀少的高山峻嶺,才能找到具有六角形圖案的“生命活水”。而由李復興教授率先提出的“水退化”理論,在如今已引起聯合國衛生組織的高度重視。

  那麼,我們有什麼辦法才能得到六角形的“生命活水”呢?首先應該肯定的一點是,目前用物理和化學手段是不好做到的。如用過濾及加化學藥品的方法雖可去掉工業廢水中的有害成份,但卻無法將被污染的水恢復到先天純水應有的六角形結構。因為被污染過的水,會導致其分子結構從有序狀態變為無序狀態,儘管淨化後污染物不存在了,但由污染帶給水的有害資訊卻仍留在水中。而我們只要給水注入看似迷信的符、咒類良性資訊,就可很容易地改變某些水的分子結構。而這種難以理解的古老手段,在當前已被科學證實完全可行,並很有道理。1994年,日本INM研究所的醫學博士江本勝,通過攝影機觀察放大了的水結晶體時發現:當我們給水以感謝、神聖、關愛一類讚揚的美好語言、文字等資訊時,水的結晶體是即美麗又規整的六角形狀。但當我們給水加以咒駡、痛恨及悲哀的資訊時,水就會變成十分散亂、難看的結晶體。更奇怪的是當科學家不用語言和文字,而只用意念給水試驗時,水依然能夠感覺到給它的好壞資訊。科學家們又將水的樣本拿到道觀或寺院,結果發現經過祈禱過的水晶體形狀最為美麗。科學家們還將一鍋米飯煮熟後分別裝在兩個玻璃瓶中試驗,結果過了一段時間後發現:貼有感謝、友好字樣的瓶子的米飯變成了微黃色,吃起來味道也要比以前好的多。但貼有憤怒、辱駡標籤瓶子的米飯不僅顏色完全變黑,而且還發出了難聞的惡臭。江本勝博士最後說:經科學證實,人的意念和情感是完全可以改變水分子的結構,並且還可以影響到我們的身體。1997年2月2日下午,江本勝博士還做過一次這樣的試驗。他將一杯取自東京品川的自來水,放在實驗室的辦公桌上,然後讓來自日本各地的500人,在同一時間、不同地點為這杯水發出如:“水變乾淨”、“謝謝”之類的各種美好祝福。結果使這杯原結晶體十分散亂的標本水,變成了美麗的六角形結構。2006年元月,俄羅斯生物研究所的科學家斯坦尼斯拉夫·澤寧與日本的江本勝博士合作,在對水的這種神奇特性進行研究時又發現:當他們將世界各地的自來水,與各大洲的泉水及荒郊地下水比較觀察時,發現絕大部分城市自來水的結晶體都顯示模糊不清、形態醜陋。而各大洲泉水及荒郊地下水的結晶體,卻都是如寶石首飾那樣令人為之神往的六角形結構。另外科學家還發現,不論你用任何一個國家及民族的語言、文字,都可使水的結晶體產生神奇的變化。科學家們還將個別具有不同形狀和重量的雪花晶體,分別融化後再將它們凍結,發現重新凍結的雪花晶體形狀和重量與融化前竟完全一樣。科學家們又讓水傾聽不同的樂曲,結果水也會以不同的結晶形態表達不同的感受。

  通過以上實驗我們不難看出,張天師在為病人解疾時使用的符咒手段,與實驗中使用的文字標籤、語言、意念有相同之處,都屬良性資訊。如道書《清微陰陽符篆》中介紹的:“此水非凡水,一點在硯中,雲雨須叟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這段咒語就屬良性資訊。除此之外略有不同的是,道士們在施法術時還使用了經修煉而產生的內在功力,並給水“注入”了如氣功中講的真氣。而正是這點不同,使得符咒水的療效會更加明顯。

  在2010年12月8日召開的《中國醫學氣功學會》年會上,浙江師範大學化學與生命科學院的邵鄰相教授,發表了一篇有關“資訊水與生物學功能實驗”的論文。在這個研究報告中邵教授指出:通過多次對比實驗發現,由修煉者發過功的資訊水,首先在導電率上有明顯變化。與對照水相比,其導電率增加了10至60倍,並發現PH值明顯下降;在對大腸桿菌的實驗中發現,資訊水抑菌率可達96%以上,而對照水中的細菌增殖分裂會更多;在對癌細胞的實驗中發現,癌細胞在資訊水的作用下死亡率可達97%以上,而對照水只能達到4%左右。另外通過掃描電鏡觀察表明,經資訊水處理過的癌細胞體積明顯縮小,微絨毛和偽足也大量減少或消失,多數癌細胞皺縮坍塌、形態完全破壞。在實驗中邵教授還發現,資訊水有非常準確的定向選擇及識別能力,它對癌細胞具有極大的殺傷抑制作用,而對正常細胞來說不但沒有毒性,而且還能促進其生長和延長其生存時間。紹教授在論文中最後指出:大量研究實驗證明,經修煉者發過功的資訊水用於治療疾病,應該是最環保、最安全的手段之一。若能弄清資訊水分子的團簇結構並可人工合成,也許將會開創生物醫學治療的新紀元!

  “符”,又稱天書、龍章、風文等,它是道教法師溝通神靈的一種媒介。符的畫法雖有多種多樣,但一般可分為通靈修真、療疾祛病、驅邪制煞、祈福保安這幾大類。符雖有多種功能,但並不是隨便一個人有了底本畫後就起作用。如果他不懂符法、儀規,沒有修煉過內功或未得到真傳,那麼即便他畫的再好、再像也不會有任何效驗。但如果符在內煉上乘之士手中,他就是用手指空書於所需之物,也會起到神奇的效應。

  道教認為,法術離不開內煉,而內煉首先要練炁。《洞玄靈寶玄門大義·釋神符》曰:“一切萬法莫不以精炁為用……以道之精炁布之簡墨,會物之精炁以卻邪偽,輔正真,召會群靈,制禦生死,保持劫運,安鎮五方。然此符字本於結空,太真仰寫天文,分置方位,區別圖像符書之異。符者,通取雲物日辰之勢;書者,別析音句銓量之旨;圖者,書取靈變之狀。然符中有書,參入圖像;書中有圖,形聲並用,故有八體六文更相顯發。”《秘要訣法》中云:“術之要旨,唯符與炁、藥也。”

  王惟一在《道法心傳》中曰:“書符朱墨豈能靈,其所靈兮元炁靈,可變可動方知法,泥丸治病亦安寧。”又曰:“法何靈驗將何靈,不離身中神炁精,精炁住時神必住,千妖萬怪化為塵。”《道法會元》中云:“畫符不知竅,反惹鬼神笑,畫符要知竅,驚得鬼神叫。”《清微元降大法》講:“治病以符,符朱墨耳,豈能自靈?其所以靈者,我之真氣也。故曰:符無正形,以氣而靈。”《清微元降大法》又講:“以我之精,合天地萬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萬物之神,精精相搏,神神相依,假尺寸之紙,以號召鬼神。”

  另外道士在書符時,還有十戒八忌之說。所用符法器物還必須經過祭煉注入靈氣、靈光才能使用。而在書符前應先念赦水咒、赦硯咒、赦筆咒、赦墨咒、赦紙咒後燒香誠心祈禱。在取筆前,要松靜心身凝神注於筆鋒,然後運氣念咒、畫符需一氣呵成,途中不可錯亂、不可間斷。《靈寶無量度人上經大法》云:“夫大法旨要有三局:一則行咒,二則行符,三則行法。”我們今天不難看出,以上操作程式,都與運氣、行氣有關。故法術的靈驗與否,完全取決於修煉者的元神、真意、根基、層次,而不在於各種表面的形式和符號。而簡單的照貓畫虎,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另外道教還認為:在施術時,是否有誠信也是很重要的。故患者如堅信符咒水能治癒的心理作用,會使其療效更似如虎添翼。《道法會元》曰:“符者,信也。以我之神,合被之神。以我之氣,合被之氣。神氣無形,而形于符。”《道法會元》又曰:“符者,陰陽契合也,唯天下之至誠者能用之。誠苟不至,自然不靈矣。”《清微元降大法》中云:“符者,天地之真信。”《秘要訣法》曰:“符者,三光之靈文,天真之信也。氣者,陰陽之太和,萬物之靈爽也。”所以說用符咒治病的機理,也包含有一定的心理作用,但這種暗示療法的神奇效果,也確實是不可忽視的。德國一個醫學機構最新的研究發現,如果患者真的相信藥物會發生作用,那麼即便在使用假藥的情況下,也可以導致其大腦釋放止痛物質,達到跟使用真藥一樣的效果。有人曾經對外科手術後的病人做過如下的統計實驗:手術麻醉作用消失後,絕大多數病人會感覺到疼痛。當病人報告疼痛難以忍受時,醫生給病人注射一針沒有任何藥理作用的蒸餾水,但告訴病人注射的是止痛效果最好的杜冷丁,結果發現有35%的病人疼痛確實己被減輕。並且發現病人想要獲取藥物求治的願望越強烈,其效果越好。而對某些暗示性極強的病人來說,其心理作用甚至會超過一些藥物的藥理作用。

二、咒語中的科學道理

  在傳統文化的古籍記載中,咒語的功能大致可分為:息災滅禍、祈福保安、增益開慧、強身治病等作用。由於咒語凝集了自然界中的特殊資訊,施術者本身的嗔氣加上隱態能量的幫助,其作用和威力是巨大的,它可傳播到很遠的地方,可振動相應的目標、臟腑和其它物質。用咒語治病可使施術者節省大量真氣,減少自身損耗獲得事半功倍之效。咒語具有方向性、思維性、目標性等幾大特點,它不但可治病,同時也可制人,甚至可給隱態物質傳達資訊,具有特異的調動自然界能量的功能和作用。道教稱咒語為“口訣”、“神咒”、“真言”和“秘咒”等。常念的有三言、四言的短語,多的可達數百字。為之咒力更大,常和書符並用。而大部分咒語自古以來,均系師傳口授,不形成文字。故《道藏》無載,史籍無考。咒語,是借助口型或不借助口型傳言發出的一種內動力,但能量的大小因人而異,品質和效果絕不相同。有些人念咒時甚至可以不發出聲音,通過默念調動相應的內氣振動喉管,噴發出具有靈力的資訊流。臺灣著名學者南懷瑾先生在《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一書中對咒語曾這樣講到:“難道音聲的本身,真正具有神秘的作用嗎?事實上這是真的。”咒語是帶有高能量的資訊流,決非簡單的音訊聲波所能概言。謝煥章教授曾經講述:“咒語有物理性能,它能產生次聲波,助長功能。”所以說咒語不可泛泛而念。一般來說念咒要熟練操作萬次以上才能以心應咒,咒力的大小與念咒人內在的功力大小成正比。道教認為:只有內功修煉到一定的層次,誦念時身心意念深深地溶於咒語的意境之中,才能調動各種不同的資訊,才能產生較好的效應。次聲又叫亞聲,是一種頻率低於聽覺下限的特殊音,它的最大優勢是可傳播超長距離和有級強的穿透能力。聲波有一特性,即頻率越低大氣吸收越小,0.1HZ的次聲波在空氣中傳播衰減就極小極小。在大自然中,風暴、颶風、火山爆發、地震、海浪拍岸、大氣強烈振動等都會發出次聲,早在1883年,發生在郡尼克拉卡托的火山爆發而產生的強大次聲,就環繞了地球三圈,歷時108小時。由修持者發出的咒語其性質近似次聲,它除彙聚有較強的資訊聲能外,它還有穿越障礙超長距離傳播的神效。數年前,南京市市政公司醫院的趙熾和南京大學聲學研究所的趙其昌倆人,曾用HP3582AO——25HZ型音譜分析儀,對道家的“六字決”和“呵息吐音法”進行過測試。他們發現:由修持者發出的多種吐音,都含有3至6HZ的次聲振動。而此次實驗不但科學地證明了咒語中次聲的客觀存在,另外也給修煉者在習練或操作時提供了科學的檢測手段。

  咒語分有聲和無聲兩種,而有時無聲的咒語可遠遠勝於有聲,這類不發外聲的持咒法,尤其受到重視。由修持者發出的咒語是一種聲頻較低、節奏均等、不斷重複的帶功語音,它可振動身體內部的器官和氣脈,還可使受功者的顯意識得到誘導,被抑制的潛意識獲得釋放。咒語是以次聲波為主,但也包括超聲及特殊有聲頻率的生命語言。它不僅有巨大的能量,更重要的還是一種資訊,是一種通過聲能載體傳遞出去的生命資訊,它包含有許多未知複雜的成分。近年來,美國密蘇裡大學的科學家,在對咒語和腦電波、腦磁場之間關係的研究中發現:當持咒者在默想一個咒語時,科學家可以從一台不接觸被試者的超導磁強計上,測到一個相對應的腦磁圖。試驗中,持咒者共默想了27個詞語,結果這27個詞語全部被磁強計檢測到並準確無誤地記錄下來。這說明無聲的咒語,依然有其強大的外傳能量。由真正修持者發出的咒語能量是不可思議的,因為它能與接受體的某些部位和器官產生共振。而共振的力量是十分強大的,據有關資料介紹,有位元日本武士在比武時一聲低喊,會使對方的血壓在瞬間降低,並可使對方暫時麻痹。我們還知道,人體器官的固有頻率約是4至20HZ,當修持者通過意念發出的咒語頻率與某一器官相近產生共振時,故有調整內臟、治療疾病,或起到破壞人體機能的作用。所以說咒語並不都是迷信,它裡面也有一定的科學道理。共振的力量確實是巨大的,它是一種感染現象。當一個靜止的發音體遇到一個頻率相同,或相近的發聲體振動時就會感染發音。早在秦漢時期,先人就知道了共振現象。《同類相同》中曰:“調琴瑟而錯之,鼓其宮則他宮應之。鼓其商而他商應之。”在電磁現象中,共振也極為常見。任何無線接收設備都是靠共振原理工作的。物理學家還發現,在小小的基本粒子世界中也有共振出現。當兩個質子碰撞能量達到某些數值時,碰撞機率會成百倍地增加,這種基本粒子叫“共振態”粒子。在沙俄時期曾發生過這樣一個事件:1906年,當一支軍隊的士兵,邁著整齊的步伐走過彼得堡附近半坦卡河上的一座木橋時,突然發生了劇烈的震動並很快崩塌了,橋上的人紛紛落入水中,經研究這是由於共振造成。在海上每當大風浪來臨之前,會看到某些海烏和魚類顯的急躁不安,它們能預感到風暴即將來臨。科學家對這種現象研究後發現:這類動物的感覺器官對遠處風暴引起的次聲波有共振作用。故咒語是否真的有效,完全取決於持咒者修煉的層次,一般人泛泛而念的咒語,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三、符咒水在稀釋後中的科學道理

  據《漢天師世家》中載:北宋徽宗時,天下瘟疫流行。第30代天師張繼先“書符投大甕貯水,以飲疫者皆愈。”明初42代天師張正常入朝京師,“求符者日以千百計,侍吏不暇給,閉關拒之不能止,乃錄巨符投朝天宮井中,人爭汲之,須叟水竭土見,猶弗已。太祖為立亭井上,號太乙泉。”明中葉杭州瘟疫流行,第45代天師張懋丞亦“書巨符投井,飲者立愈。”基於符咒術在臨床上的明顯功效,唐代名醫孫思邈甚至將禁咒、符印、導引、針灸、湯藥並列稱為濟世五法、救急之術。另外,朱元璋早在做吳王時,也曾對天師後裔頒發過《命普施符水旨》的條令,要求張正常放符及普施符水以濟民。如果說,道士們對一杯或一碗水施術療疾可以理解,但將一符投入甕或井中救治千萬百姓,那麼它真的還會有“飲者立愈”的神奇功效嗎?回答是肯定的,而且在如今已被科學所證實。但其功效大小,還與道士的真意、根基及修煉層次有關。推薦關注:道教天下公眾平臺!

  早在上個世紀的1988年,義大利、加拿大、以色列和法國的13位科學家就發現,將一種可對人體炎症治療的組銨化學藥物稀釋到上萬倍後,仍有極好的治療作用。科學家還發現:儘管這些被稀釋的藥物濃度只達每升僅有幾個組銨分子的水準,但它一樣可對白細胞發動強烈的攻擊。為了更進一步驗證水的這種記憶能力,法國、英國、義大利、比利時、新西蘭的科學家在1999年又做了一次聯合試驗。其方法是在四個不同國家的實驗室獨立進行,而由一個不參加實驗的國家負責監督與統計資料,其最終結果完全一致令人滿意。此次由五國參加的實驗在國際上引起很大轟動,再一次科學地證明了:加有資訊的水雖經稀釋到數萬倍以上,但其療效並無明顯降低。我國廣西的一名修煉者也曾做過一次對水發功的試驗。經用紫外光譜儀測試,發現其發過功的資訊水波峰值增加了數倍,並且在存放了49天后波峰值也未下降。而更為驚奇的是將發過功的資訊水與未發功的一般水放在一起後,未發功的一般水波峰值也同樣增高了數倍。這說明資訊水雖被稀釋,確仍有健身治病的作用。

  法術是道教在宗教活動中的一個主要內容,並在道教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它即是道教濟世度人的紐帶,同時也是與廣大民眾聯繫的橋樑。《道法會元》曰:“道者,靈通之至真。法者,變化之玄微。道因法濟人,人因法以會道。”《雲笈七簽》云:“道者虛無之至真也,術者變化之玄使也。道無形,因術以濟人,人有靈,因修以會道。”符咒術雖只是道門中一種常規手段,但它卻在助道濟世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我們知道,東漢末年是中國歷史上極為動盪的年代,全國處於軍閥割據狀態。處處狼煙滾滾,連年戰亂不斷a。而由於戰爭帶來的災難與傷亡,又造成了大面積的瘟疫流行。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幾乎家家都有病逝者,戶戶都有哭聲。正如王粲在七哀中寫的那樣:“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而在此時,由張道陵帶領的道士們用符咒水為民眾療疾解患,可以說在那個缺醫少藥、科學又不發達的年代裡,還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